未詺

生气也不会被允许。


封面是我家糖@包子入侵 给我画的!不管是画还是人都归我个人所有谢谢!!

卡姿兰大眼萌!(ฅ∀<`๑)♡啵啵

包子入侵:

小兔叽的云…云萝

[发型是我家傻云梦最喜欢的双罗冠]

很大事不妙了(哭

包子入侵:

给我的小云梦啊——
但是…好像内容有点…
咳咳 @未詺

【华云华无差】华山都是坏人

给lof扫扫灰,前排带上自家华妹@包子入侵 爱你么么哒(ノ>▽<。)ノ
标题无引战意思,华妹真帅
不嗑唠,短小无逻辑慎看





我想着,以后也能像现在这样,她舞着震岳剑大呼小叫的上蹿下跳和对面斗智斗勇,我在后方晃动千铃灯唤来一波波梦蝶大笑着与她一起朝对面扯鬼脸,该有多好。


我叹了口气,指使着快要冻僵的手扯紧了身上的斗篷试图让自己变得暖和起来,夹杂着冰雪的寒风顽强的挤了进来震的腰间的铃铛摇晃了起来,清脆的铃铛声在寂静的雪地里倒是显得格外诡异。在大雪时上华山是真的不嫌命大,不仅冷的跟跳进山脚下的龙渊里泡温泉无异,而且可能碰见华山上莫名多的盗墓贼。像是以往我是丝毫不在意的,来一打一来群打群,虽然并没有其他门派那样可怕的输出,但是对付这种小贼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我已离开江湖多年,在应天府旁边开了间小药馆,有事甚至不需要我翻出压在箱底的千铃灯。然而这次却不一样,药馆里急缺灵芝,以往帮我打杂的师妹开开心心的和别人在金陵里玩耍,身为师姐我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扰闹她的日常,翻了几件厚衣包好,出门时忍不住看了眼我的灯,却还是一意孤行的没带上。



刚上华山我就后悔了,应该说我刚坐上马车就后悔了,心仿佛也不小心掉在了泥泞路上被马车狠狠的碾压了过去。从我退出江湖那课起我便没再去过华山,也不是说不熟悉这个地方,相反异常熟悉。总是泡着几个瑟瑟发抖华山弟子的龙渊,带着温和笑容站在执剑堂的真真师姐和亚男师姐,冷的仿佛要即刻升天的誓剑石。往日我总要裹着最厚的外套,端着特制的胡辣汤看她舞剑,纯净的阳光懒洋洋的打在山头上,在上面舞剑的人都笼罩上一层柔和的光晕朦朦胧胧的仿佛又被引梦蝶牵扯着入了梦境。



大抵是冷的紧了,又开始回想起某些已经蒙上灰尘的过往。我有那么一瞬间想扔掉这个形同虚设的斗篷,虽然比我以前所有的外套都厚,却还是缺少了许些温度。风雪变得大了起来,糊了我一眼睫看路都看不清。越来越恶劣的环境和越来越恶劣的心情激起了那颗我埋藏深处任性的心,快跑几步运起轻功飞了起来,虽然眼睛酸涩的辨别不清何处是何处,但我所在的那块区域并无人烟跳哪都是雪也不担心伤到自己。气力值很快就耗尽了,我气喘吁吁的落在了一片雪白上,幽蓝色的蝶绕在身侧挤成一团,暴起的心并没有压下,但是身子却暖和甚至燥热了起来,我随手拨了下乱成一团的头发长吁一口暗暗告诉自己自己是来采灵芝的拿完就走再也不会来这个见鬼的地方。心神堪堪安定下来,抬眼一看便瞅见了个拿着大锤虎视眈眈着的盗墓贼。



出门前算命先生欲言又止的脸又浮现在了眼前。



放在以往我完全不慌甚至还会有点兴高采烈的…但我已经因为怄气没再碰过我以往最珍爱的千铃灯,该死的我怎么没带灯?!眼前一片白光,倒不是因为我已经升入极乐世界了,极为眼熟的震岳剑在我眼前极为眼熟的使出了清风十三式把盗墓贼砍回了地底,那个我极为眼熟的人缓缓转过身微笑着朝我开了口。




“呀。”


“好久不见。”



#她们的故事会继续

【戏精】海鸥

最近的戏精真是的很精彩了,感觉自己不太能写出那种感觉且自我观念严重,海鸥也没看过所以说是写的真的很ooc了……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小声bb剧情挺精彩的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关注让他们看上去更鲜明生动的小细节呢【


如果这样还能接受的话?



难过也好酸酸胀胀也好看上去似乎都是一样无所谓却又藏于心底挥之不去的小病状,不是没想过大声吼叫发泄却害怕溜出嘴角的是困兽的哀嚎。不理解为何会变成这种麻烦而又自怨自艾的状态,但蜷缩于角落的确定是她本人了。


虽然还是笑着的面对大家打打闹闹为着学业和社团这些稀松的漂浮于大学内的大大小小的问题而噘着嘴苦恼着,内心却还是筑起高高的壁垒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心情。草莓味很腻,抹茶相对于更清爽受自己的喜爱,虫子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见却还是忍不住一哆嗦,宛若不这样壁垒就会悄悄裂开缝隙把别人眼中不一样的自己展现出来。赤裸裸的对视让人难以忍受,不如带好面具显得自己更加游刃有余的穿梭在各色人群之间,夸奖也好赞美也好不过是对自己精湛演技的肯定。在自己的空间内自由飞驰,却不敢向现实踏出一步。在看到剧本后,原本被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那点希望被拔出,第一次尝试向外界表现出自己的渴求,便遭到了拒绝。


不是不清楚自己一直孤身一人的漂泊于此处,聊天记录无意泄露出来的恶意更是划破幻境暴露自己并不被任何人接受的现实。曾经一起欢笑着偷偷躲避学姐学长锋利眼光的时间变得支离破碎。“而每当我一想到我的使命,我就没那么害怕了”,念起这段话时自己仿佛能振开双翼飞往乌托邦,却冲不破自己费尽心思所堆砌的壁垒。如果真演了妮娜那这部剧大概就完了吧和本子之间的友谊算是彻底结束了诸如此类的想法一道一道的划破柔软的内壁,一度想要逃避却发现自己只能抱住自己缩在床上。自己也不是不能转手让出主角的位置,虽然说会很不情愿但能让自己再度缩回去不痛不痒的与所有人打着交道,一切又能回到之前。…但…要是能发生什么转机就好了。




…“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想把角色让给我,我们就绝交。”


“绝交也不会让给你哦。”


多了高飞的理由,凌乱扔来的小石子也变得无关紧要起来,宛若生来就为飞翔而存在。
我绝对要成为海鸥。

The end.

求喂脑洞 想写段子【

【法莲】双生

深夜激情爆肝,二十来分钟千字短打,不知所云的产物,天亮后六亲不认
大家看看就好



ok?↓


我从不觉得她算我的什么,就像她觉得我一样。


我们有种同样的脸庞,瞳孔,肌肤,乃至血液,唯有颜色能稍稍将我们区分开来,我一度为此感到欣喜,这让我们本来就密切的关系更近一步,别人提到她的时候必定会扯到我,我就像在母亲胎中一样一直和她联系在一起,存在于同一空间,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从不曾分离。我们两是一体的,我向来都是这样认为。


成双成对的衣服,鞋子,小至发饰大到日后去旅行的行李箱,大大小小的杂物混合在一起纠缠不清。我总是拿错成她的东西,换来句“法音真是大大咧咧的呢”便一起心安理得的共享一切,孪生双子是世界上最为契合的一对,我们两大脑也是从同一片液体里开始浸泡生长,神经波完美吻合,不需要言语便知道对方的一切。像是其他兄弟姐妹因为误解而大打出手甚至造成了一本本滑稽可笑的故事这种事情从来不会在我们之间产生,平时的小打小闹更像是对外界刺激的某种反应,双生子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形容或许并不贴切,我更觉得我们像是多长出一双手和两条腿的怪物,被旁人以吃惊的眼光看待着我们的默契却觉得这稀疏平常的宛若懒散分散开来的空气,必要而平常的相处模式,一点一滴的渗透身心的全部。


我开头便说了我不觉得莲音会是我的什么,并不像地摊上廉价而粉红的爱情小说般大段大段煽情的字符诉说着其宛若生命,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并不能分开点评,生命反而降低了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是种微妙而持久的平衡,她在摇摇欲坠的天平的另一头摇晃着双腿哼着小曲,我却从不担心。


直到那天开始,安静的空气中突兀的充满了液体,我努力挣扎着想要浮上去,却手一扬毁坏了平衡,我看着她一点点开始离我而去,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不再为我所知。害羞、吃醋这种小女生的心态开始从心底探出头来,接受着突变环境带来的良好栽培。一点点繁衍开来。我在旁边冷眼旁观着,什么也没做。之前预想未来重重灾难如何去保护她的激情被碾压进不存在的缝隙,她的身边多了新的人,新的联系,我们之间的纽带开始变细,我开始更没资格成为她的什么。


越到事态的末端我便越是唾弃自己摇摇欲坠的决心,什么想法真到了这一步反而全数破碎,不需要时间的流动就悄无声息的钻回心房企图化为虚无,除了继续死缠着待在一起外什么都没做,天平已经破碎,我们分成了两个人,却什么都还是平淡的模样,如明天她就要平淡的像每位公主一样走进殿堂走向她的王子。



“法音,”她笑着冲我挥挥手,“你看这个好看吗?母皇特地帮我定制的哦!”


“是吗,”我继续咧嘴笑着,“姐姐我们的品味早就不一样了啦!”


end.

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感觉我啥都说不出来但是有你真的是太幸福了😭😭😭

包子入侵:

哇,给我的小莫子,生日快乐! @未詺

【信白】太阳依旧会升起

致我家糖@包子入侵 ,
很庆幸当时的我突发奇想去重温下彩虹岛才碰见了你,很开心在那时哪怕学业繁重也没断了联系,很碰巧后来入了农药从此联系更频繁,很惊奇后来我们之间不止会聊游戏
太多太多巧合,只发生在你身上,能认识你这个又温柔又好看的姑娘真的很棒,感谢你的出生!
Happy birthday!

   
韩信有点烦躁的敲打着方向盘,赖在副座上的李白还在全心全意的睡觉,胸膛伴随着细不可闻的吐息微微起伏着,一副做着美梦的满足模样。韩信啧了声转回视线凶狠的盯住了赖在公路中间斯条慢理的咀嚼着青草的鹿,啪的一声打开了车头的强光灯,鹿斜瞟了眼这个不太友好的大铁皮,打了个响亮的响鼻迈着小步踏进了丛林里。
   

     
韩信没好气的把引擎打开,不知道为何今日会碰见比以往更多的小动物在公路上闲逛,他拧了下车内音量的旋钮,银白色的路虎平稳在柏油公路上行驶起来。他们这次出来主要是想围观下美国百年难遇的日全食,得知这个消息后李白心中的文艺细胞唰啦一下全数炸开,早早的就把韩信从被窝里刨出来借了个帐篷就跑去美国爱达荷州森林公园抢位置。韩信瘫在李白夹在车流里飘来飘去的车上实在睡不安稳,怕交警把他俩当成酒驾抓起来就直接抢过方向盘自己来开,对方也是毫不客气在车窗上支起二郎腿墨镜一戴就睡了过去,看的韩信牙痒痒。
     

      
路虎流畅的在路上滑过,路旁有着悠闲的鹿群走走停停,草丛晃动着时不时蹦出只白兔,夕阳铺天盖地的覆盖于此描绘出漂亮的橙黄色。大自然的美妙是难以想象的,如果李白醒了的话肯定又要吟诵几句惊天动地泣鬼神的诗词,想想还有点头痛。韩信胡乱揉了把酸胀的眼皮,路虎悄然滑进了公园特意划出的区域,他解开安全带一巴掌把睡到昏天地暗的李白拍醒,搜出帐篷打算在外边露营一夜。
      

      
在美国野外露营是很常见的,他两熟练地搭好支架定好固钉,支起酒精炉咕嘟咕嘟煮了一锅火锅,李白拧开罐啤酒,炸开的泡沫顺着瓶身滴入草丛,引起一片蟋蟀的叫声。
      

      
第二天早晨两人早早的爬出帐篷寻了处好地把零食铺开便开始等日全食,周围陆陆续续的赶来一群群金发碧眼的小哥嘻嘻哈哈的带着啤酒和炸鸡赶了过来看热闹,蟋蟀尖叫着在各个草丛里蹦跶着。韩信和李白没有参与到别人的派对中,他们远远的在一旁划分出一个自己的世界等待日全食,韩信甚至还有闲情开把游戏。
      

     
当那边的外国人声音已经大到无法忽视之时,韩信知道日全食开始了。
      

     
太阳快要被吞噬了。起初,黑点只是小心翼翼的占领了太阳的一角,随即得寸进尺的一点点将它埋没,吞噬,天空似乎还是很明亮,视网膜上却仿佛被蒙了一层黑纱,让周围的景物诡异的暗了下来,之前还精力过甚的蟋蟀倏地安静了下来,全部的感官全数用来感受生命之源被吞噬的那一瞬间,黑色的球形物反着冷冽的白光,温度一下子就狂跌了下来,韩信下意识抓住李白还算温暖的手企图学着从小姑娘那听来的小故事里的小动物那样抱团取暖,脑海里不可控制的闪现过一众末日片,他扭头看了眼李白,对方眼里闪烁着比太阳更夺目的光芒。
     

      
“那圈白的是日冕。”李白低声说道,白光还在不停的延伸,虽然并无突出的边缘,却还是不断地向外扩张,直至与太阳系融为一体。
      

      
小小的光团费力的从巨大的黑球旁挤出,日冕也慢慢的消散,太阳再次升起,蟋蟀也滋儿哇啦的响起,外国人起身开始鼓掌。
      

       
韩信松开了李白的手转而抓向一包薯片,嘎吱嘎吱的脆响莫名有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感,李白甩甩手也顺了瓶可乐,咕噜灌下去。太阳依旧会升起,他们也依旧在这里,岁月安好阳光依旧。

   

The end.

【瑞金】与其吃外卖还是来做饭吧

上一篇:炎热的天气也会带动燥热的心
是很久以前六十分的题目,因为抽了就被迫屏蔽了……这么久了还是改不回来,不甘心重新发上来一下【凑更新【
cp感表现不强注意

可惜之前的评论删了x



“…等到油沸腾,对,就是这样炸起来,然后把肉…欸金你躲什么啊又不会炸到你身上!”

金抖了一下,还是没敢上前,曾感受过肌理被炸开的感觉带来的影响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他看见飞溅着油的锅就想跑。

“你在怕什么啊金,连格瑞都敢瞒着你还不敢去靠近平常给你提供饭菜的锅?”凯莉一巴掌拍在了金的背上,硬是把对方往前推了一步,然后再抓紧他的肩膀不然他逃跑。

“那不一样啊凯莉!”金颤抖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油锅。然后被炸开的火焰吓的往后一踩压住了凯莉的脚背。凯莉皱着眉啧了一句,要不是看在金实在是可怜兮兮的她实在是懒得管他。她向前大跨一步把锅盖盖住,随着火焰的熄灭她觉得金也差不多该走向灭亡了。

“对、对不起……”金冷静了点,急忙弯腰向凯莉道歉。黑发的女孩耸了耸肩,指挥着歉意快要溢出身体的蠢朋友去外面给自己买份月光慕斯,自己则懒洋洋的霸占了他家柔软舒适的布艺沙发。

“要我说,我还真没想到有人五体不勤到这种地步,”凯莉叉起一块慕斯放进嘴里,甜美的滋味让她的神情缓缓又再度归于严肃,“说真的金,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呃、食堂?但是现在放假了没开啊……”金叼着叉子思考了下,塑料制物被他咬的咯吱作响,他注意到凯莉嫌弃的眼神急忙放下被他咬出齿痕的塑料叉端坐好。

“啊食堂啊,”凯莉翻了个白眼,“你能长上175真是奇迹。话说你不会做饭格瑞知道吗?”她挑着眉看着对方点点头,“那他就这样跑去出差把你丢在家里天天啃外卖?恕我直言你这样是长不上180的。”

“我可以的好吗?!”金嚷嚷着抗议起来,然后又焉了下来,“我估计他是因为临时跑去出差太急匆匆的啦,再说我也是一个成年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的好,以垃圾油炸食品为食的成年人,真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好例子啊。”凯莉感动的鼓起了掌,然后一蛋糕堵住了对方的嘴。弹了下那张气鼓鼓的脸,凯莉大小姐还是大发慈悲打算再教一次她这个不成器的小弟学会相当简单的青椒炒肉。

“话说,格瑞那种走路都会计算好多少步的人怎么会突然跑出去出差了呢?是不是你干了什么?”凯莉叼着棒棒糖靠在厨房的墙上,斜着眼看着金握紧菜刀歪歪扭扭的斜切着辣椒。对方估计也是一头雾水仔细思索着他是不是又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害得对方接到电话就收拾箱子奔向了出差的远方。一心两用的下场就是切到手,金眨眨眼盯着缓缓渗出血珠的伤口发呆,然后被凯莉一块创口贴给拍醒。

一个下午折腾下来金总算是能自己弄点饭菜养活自己了,虽然他还是讨厌被油溅到也不太在想切菜切到自己的手,但总算能不只依赖外卖过活。在格瑞回来的那天他甚至还布置了一餐简单的饭来展示着自己的手艺。

“……你会自己做饭?”格瑞怀疑的挑起一根泛着油光有点焉了吧唧的小白菜,和金同居这么久共同承担的家务里从来没有做饭这个选项。

“凯莉教我的,厉害吧。”金也不吃,托着腮开开心心的看着格瑞把他的劳动成果一筷又一筷的放入嘴里。

“确实厉害。”格瑞咀嚼着有点焦的肉片,也不知道是在夸什么,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动作停了下来。

“怎么啦?”金愣了一下,拿起筷子也尝了一口刚刚格瑞碰过的菜肴,“咸了吗?抱歉啊才学会没多久……”

“……凯莉教你之前你吃什么?”

“外卖啊?味道也还……可以……”金结结巴巴的说,他一向不擅长撒谎,只能把头转开不看格瑞。“抱歉。”

“……”格瑞叹了口气,这次他急于逃避某些事情,接到电话后也确实想离开仔细考虑下,但却忽视了金的生活,“我答应过阿姨要照顾你。”

金沉默了下,转过头来盯住对方漂亮的紫罗兰眼睛,“格瑞,”他说,“我也是成年人了,不需要这样的照顾,我希望可以平等的共同考虑一些事情。”

“……我会考虑的。”格瑞放下筷子,话语漂浮在脑海里即将溢出,但他还是只问了一个听上去无关紧要的问题,“你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

“什么?”

“不…没什么,有点累我先去休息了。”格瑞站了起来把椅子归位,木块与瓷砖摩擦发出了令人难受的声音。

“饭菜很好吃,谢谢。”




【本白】关于我仍不知道没睡醒时我都做了些啥的二三事

试个水,第一次写ooc有,cp感基本没有,但本质是给我家糖@包子入侵 过六的应援
六级必过!!加油!!!




“有人醒着吗,想去厕所”消息自锁屏上跃出,微弱的光刺破黑暗黑暗轻易的把刚入眠的小白吵醒,她在暖烘烘的被窝里挣扎了下还是探出一只手去熟练的解锁看向群里的最新消息。

“有人醒着吗,想去厕所”是本子发的消息,时间是两分钟以前。小白微微探起身子往前看去,果不其然寻觅到一丝微弱的白光。

这个大小姐又听闻了什么诡异的新闻?小白半阖着眼眸试图缓解一点睡意,混沌的大脑试图从哪里撤出一点线索来,心底却又模模糊糊的想起自己明天得过六级今晚要好好休息。发丝凌乱的铺撒在枕上,自身上厚实的棉被传来的温暖使她无力思考。

消息框再一次亮起,小白勉强扯开眼帘去看一眼消息,是小雪的。

“你自己不能去吗。”

下一条迅速的跳出来,“随便问一下。”

群里再次陷入沉静,白色的对话框看着眼疼,小白一把把手机关屏免得光线刺激眼球,然后重新缩回被窝里感受被褥的温暖,在她闭上眼还没一秒钟却又再度睁开,把手机开屏迅速的发了条消息给本子。

“我陪你去吧”



“谢谢。”本子一个个字节打出来,她攥紧了手机,然后利落的从床上爬了下去等着隔铺的小白也下来。冬天里的夜晚有点寒冷,本子从衣柜里扯了件外套出来披在身上,想了想再拿出件棉袄递给刚爬下来的小白。

走出宿舍时她俩都没说话,一个没睡醒一个有心里怕,过道尽头的窗户没关,冰冷的空气从外面席卷而来从裤管爬向四肢并蔓延开,本子回想了下今晚刚做关于鬼怪的阅读,不禁又多哆嗦了两下。

“你……”本子挣扎着开了口,她不屑于大街上小女生手拉手的幼稚游戏,但没个接触没安全感她又怕,便自己强行扯出了一个话题,“你六级复习的怎么样?”

“还行。”小白明显还在犯晕,简略的回答让话题一下子终结,两人相顾无言的去了趟厕所再走回来,快到寝室门口时小白似乎从无尽的睡意中暂时清醒过来,她最近看了些热血的动漫,便学着里面的人物伸出了拳头。

“明天六级加油!”

本子无言的看了眼她明显还睁不开眼的困样,犹豫了下还是别扭的伸出拳头轻碰了下。


“加油。”她低声说,任话语溶解在黑夜里。